首頁最新消息簡介攝影畫廊讀經日引網上資源網上下載網上討論區聯絡我們
 

  烏撒事件的思考  

Author: 王路加 on 5/2/2006 12:25:00 AM

 
   
  山行網上教會信息互動----《烏撒事件的思考》

讀經:撒上第四、五、六章,撒下第六、七章。

在撒母耳記下第六章中,詳細地記載了大衛從亞比拿達家迎回約櫃,半途卻發生
了跟在牛車後面的烏撒,因為伸手摸了約櫃而遭神擊殺的事故。
從表面來看,或許我們以為,烏撒的被殺是無辜的,因為他只不過是匆忙之
中,“犯規”去扶了一下本來不應該摸的約櫃而已;
而且,若再追究下去,必須為此事故負責任的,還有大衛,因為他不應該同意
用牛車去拉約櫃,造成牛失前蹄而闖禍;
若再進一步追究下去,則大衛身邊的祭司們也罪不可赦。因為他們明知約櫃是
不能用牛車去拉的,卻明知故犯地任憑大衛胡作非為,一句勸阻的話也不說。
如此一來,只殺雞警猴地殺了烏撒,而不追究大衛及祭司們的罪責,豈不是顯
出神的不公正麼?
可見,烏撒被殺的事件,並不想我們所想那樣的簡單。為此,我們必須全面地
查考聖經,看看它要帶給我們什麼樣的屬靈啟示。
首先,我們回到這整個事件的起點。
撒母耳記上第四章告訴我們,當時以色列人要跟非利士人打仗,因為怕打輸而
把本來放在細羅的約櫃,抬到前線“壯膽”。接果,不但打輸了,連約櫃也
“淪陷”在敵區之中
在這堙A我們看到以色列人從頭到尾都是按規矩辦事的——無論去哪里,約櫃
都是由人抬著的。然而,最後以色列人還是吃了敗仗。原因是糊塗的老祭司以
利的兩個兒子胡作非為,早已失去了神的同在。而由這樣兩個不認識耶和華的
惡人帶隊,以色列人豈有不打敗仗之理?
可見,神看重的是實質,而不是外面的花樣。一付虔誠的樣子抬著神的約櫃,
照樣可以打敗仗,這是我們所發現的第一個事實。
接著,在撒母耳記上第五、六章,我們看到自以為是的非利士人吃遍了“俘
虜”約櫃之苦。最後演出了用牛車送回約櫃的鬧劇。在這堙A我們又看到非利
士人用牛拉約櫃不合規矩,但他們那不得不在神面前服下來的態度,卻是得以
讓神放他們一馬,使之脫禍的根本原因。
無知固然不可取,然而無知卻願意悔改,還不至於死路一條;無知再加上對神
頑梗不化的藐視,就只有死路一條了。從神對無知的非利士人的“悔改從
寬”,我們再一次看到,鑒察人心的神,一直注重的是,人堶惆鴝釩蝏繴Q,
勝於外面作了什麼事。
在撒母耳記上第六章中,我們還看到當約櫃送回到以色列人這一邊時,耶和華
因伯示麥人擅觀他的約櫃、就擊殺了他們七十人。那時有五萬人在那堙C〔原
文作七十人加五萬人〕百姓因耶和華大大擊殺他們,就哀哭了。(撒上六19)
結果,約櫃最後就轉到了基列耶琳人那堙A並且平安無事地放了二十年。
從經文上來看,我們不容易明白,為什麼伯示麥人只擅觀了一下約櫃,就要遭
耶和華的擊殺,而約櫃放在基列耶琳達二十年之久,那堛漱H卻平安無事。然
而,如果我們瞭解上述這兩個地名的含義,就不難找到答案了。
照聖經字典所示,“伯示麥”一名的意思是“太陽之家” ;“基列耶琳”一名
的意思是“森林之城” 。
顯然,“太陽之家”和“森林之城”剛好成了一明一暗的強烈對比。從此對比
中,我們應該捂解到,住在“太陽之家”的伯示麥人,自以為是活在與神同在
的亮光當中,以至失去了對神的敬畏之心,擅觀約櫃只不過是其自以為是的心
態的表露而已。結果,神就一下子擊殺了“七十人加五萬人,幾乎是“太陽之
家”全部的人。
相反,活在“森林之城”中的基列耶琳人,他們以謙卑為懷,自認是落在黑暗
之中,瞎眼看不到神的人。他們也不以人身禍福為選擇的目標,毫不忌諱地一
下子就把耶和華的約櫃給接過來。天上的父自然樂意在暗中與他們同在,並幫
助這樣的人成就祂的旨意。
可見,判定一個人的靈性如何,並不是以見到多少的“亮光”來衡量,而是取
決於這個人對自己的認識有多深。越是屬靈的人,就越認識自己的黑暗、污
穢、可憐的光景。主耶穌跟法利賽人說過這樣的話:“你們若瞎了眼,就沒有
罪了。但如今你們說,我們能看見,所以你們的罪還在” (約九11)。這不正
是“太陽之家”與“森林之城”兩者之間的差別嗎?
聖經還告訴我們,基列耶琳人就下來、將耶和華的約櫃接上去、放在山上亞比
拿達的家中•分派他兒子以利亞撒、看守耶和華的約櫃。(撒上 七1)
在這節聖經中,“分派”一詞,在原文字典中的意思是“分別為聖”;而以利
亞撒的意思是“神是幫助”。也就是說,亞比拿達一共有多少個兒子我們並不
知道,只知道這一個被分派看守約櫃的以利亞撒,不但是神親自分別為聖的,
而且是神一直幫助他持守在聖潔的地位。所以,才能一守就是二十年而不出
事。
但是,所謂屬靈的人、事、物,都是會變的。亞比拿達一家也是如此。
當來到撒下第六章,也就是大衛要從亞比拿達的家中接回約櫃的時候,我們看
到聖經把基列耶琳改名為巴拉猶大,意即“猶大的主人”。 “猶大”一名的意
思是“讚美”,“猶大的主人”豈不就是把讚美歸於自己一身的意思嗎?
顯然,聖經是在暗示我們,透過二十年的“屬靈”經歷,基列耶琳人無形之中
已經翹起了驕傲的尾巴,成了把讚美歸與自己一身的主人了。聖經連續兩次提
及亞比拿達的家是在高高在上的“山崗”上,不也是在暗示我們亞比拿達一家
已經成為金雞獨立,眾人心目中的偶像嗎?
由此便可預知,亞比拿達一家會出事,只是早晚的時間問題罷了。
果然,在運送約櫃回耶路撒冷的過程中,烏撒被神擊殺的事就發生了。
聖經如此記載了烏撒被擊殺的鏡頭:到了拿艮的禾場、因為牛失前蹄、〔或作
驚跳〕烏撒就伸手扶住 神的約櫃。 神耶和華向烏撒發怒、因這錯誤擊殺
他、他就死在 神的約櫃旁。(撒下 六6-7)
原文字典告訴我們,這處經文中的“錯誤”,舊約聖經只出現過一次,它的字
源是從“安逸、懈怠”而來。也就是說,其實烏撒的錯誤不在於伸手去扶神的
約櫃,而在於他那不把護送約櫃當成一回事的傲慢、輕浮的態度。而這一驕傲
的種子,早在巴拉猶大的“山崗”上就萌芽了,拿艮的禾場上只不過是收其惡
果罷了。
烏撒被擊殺的事件,發生得突然卻不偶然。
原文字典指出,“拿艮”的意思是“已準備”。也就是說,拉約櫃的牛來到拿
艮的禾場失前蹄,看起來似乎是一宗意外事件。但實際上卻並非如此。它是神
早已準備好的一步棋。倘若烏撒死期未到,難道神連保守牛不失蹄的能力都沒
有?
當事故發生之後,大衛因為懼怕耶和華,不敢把約櫃接到耶路撒冷,結果約櫃
就被運到迦特人俄別以東的家中,直到三個月後,大衛聽說俄別以東一家不但
平安無事,而且大蒙耶和華的祝福,才敢把約櫃接會耶路撒冷。
在這堙A我們不禁要問,迦特人俄別以東到底是什麼人,能如此蒙神的悅納?
原文字典告訴我們,“迦特”的意思是“酒醡”;“俄別以東”的意思是“以
東的僕人”。
顧名思義,酒醡是葡萄被壓成酒的地方。有一首許多信徒熟悉的詩歌唱到,
“葡萄若不壓成渣”,很能表達“酒醡”在聖經中的含義。
還有,“以東”是那用一碗紅豆湯就把長子名份給賣了的以掃的別名。如果
說,以掃——以東一名是屬肉體的人事物的代名詞的話,那麼,“以東的僕
人”的屬靈位置顯然就更低了。
然而,如果一個屬神的人,真能認識自己實際的身份不過是“以東的僕人”,
常常會活在肉體之中;但願意被神放在“酒醡”,經受生命的對付的改變,那
麼,他(她)就會是那把神的約櫃接進自己的家埵蚖X福的人。
想一想,開始是“太陽之家”的伯示麥人受擊殺,“森林之城”的基列耶琳
人,謙卑地把約櫃接到自己的家而蒙福;現在是來自巴拉猶大“山崗”上的烏
撒被擊殺,
而名不見經傳,地位卑微的迦特人俄別以東把約櫃接到自己的家而蒙福。“以
東的僕人”,就這樣默默無聲地接替了“猶大的主人”的地位。
歷史的重演無非要告訴我們一個來自天上的定律: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
卑的人。(雅 四6)整個與烏撒事件前前後後相關的人事物,都離不開這個主
題。
如果我們深入思考一下,大衛在烏撒事件發生之前、後的思想轉變,也可以清
楚地看到這一點。
當大衛第一次領著三萬人,敲鑼打鼓,浩浩蕩蕩的去迎取約櫃的時候,實際上
他是想藉著約櫃顯明神與他的同在,使之作王的地位更具不可置疑的權威性。
然而,這種想讓約櫃往自己臉上“貼金”,與當年以色列人與非利士人打仗
時,想靠約櫃為自己“壯膽”,在心態的本質上並沒有什麼差別。結果,以色
列人打了敗仗,大衛的盤算也落了空。這說明神的同在是不會與任何污穢的動
機為伍的。
但是,當大衛第二次前往俄別以東家接約櫃時,聖經讓我們看到他的態度完全
變了:
“抬耶和華約櫃的人走了六步、大衛就獻牛、與肥羊為祭。大衛穿著細麻布的
以弗,在耶和華面前極力跳舞。”(撒下六13-14)
也就是說,大衛完全放棄了一個王的尊嚴,就像一個天真的小孩一樣,在耶和
華面前毫不造作地表達了他對神的敬畏和謙順。以至到了一個地步,他的妻子
米甲輕視地認為大衛有失體統,在眾人的面前丟盡了臉。
但是大衛卻反應說,“我也必更加卑微,自己看為輕賤”(撒下 六22)。結
果,嘲笑大衛的米甲反而落了個終生不育的下場。倘若米甲也能像大衛一樣,
多一份謙卑悔改的心,說不定她早生“太子”,後來在聖殿上坐王位的,不見
得是所羅門呢。
無論如何,烏撒的事件的確帶給我們許多的反省和思考,使我們對神的生命之
律有更深刻的認識。因為經常理論無法聯繫實際的我們,遇到事情總喜好趴在
善惡樹上論是非。
“槍打出頭鳥”, 就像烏撒的死。對此類事情的發生,許多人常常感到不解、
不平、不服。但是,有誰想到,當地上的人為烏撒的死感到不值的時候,烏撒
卻可能在天上大聲的感謝讚美主呢。因為是神使他藉著被擊殺,雖然肉體突然
“消失”,靈魂卻不至於掉到地獄堙A落在撒旦的手中。
而且,屬靈的事物是不能照外表的模式去“複印”的。非利士人用牛車拉約櫃
沒事,大衛甚至他身邊的祭司團隊,都可能以為這樣的“創舉”,是來自神的
新啟示而可以效仿,結果一跟就出了事;
大衛兩次去迎取約櫃都跳了舞。第一次跳舞跳出了事;第二次卻跳出了神的祝
福。
這足以說明,一切脫離了謙卑立場,或想藉著神來利益、抬高自己的人,都喜
好從外表來探摸神的“約櫃”。而一切從外表去摸神之同在的人,都是摸到邊
而摸不到底的。
願神提升我們的眼界,讓我們可以透過烏撒事件,看到更多、更遠的東西。
有的人以為這是不可能的事,卻不明白驕傲是舊人的罪根,為了拔除這罪根,
沒有什麼事情是神不能做的。神待非利士人的松,待人以色列人的嚴,正好說
明神所愛的,必受更加嚴厲的管教。為的是,把我們磨成基督的樣子。

因為,那時還沒有出現 “創舉”。

 
 
     
 





I agree to obey and respect the Discussion Standards.

 
 
 
 
   Email: sino.american2020@gmail.com    Powered by Web4Jesus (W4J) Ministry